當前位置:首頁>工作研究
關于推動黨員教育培訓工作高質量發展的思考
來源: 玄武區委組織部 發布時間: 2019-07-02 瀏覽數: 12111

黨的十八大以來,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,加強黨的建設,關鍵是教育管理好黨員、干部。黨員教育培訓是黨員教育管理的重要抓手,對全面提高黨員隊伍素質能力、推動廣大黨員發揮先鋒模范作用至關重要。為此,筆者以玄武區為樣本,深入分析影響黨員教育培訓工作高質量發展的桎梏,就進一步加強和改進黨員教育培訓工作,培養造就高素質黨員隊伍,提出意見和建議。

樣本分析:新形勢帶來新變化引發新問題

玄武區是南京市中心城區。截止到2018年11月份,玄武區共有29000多名黨員,整體呈現出四個結構特點:一是“金字塔式”年齡結構。60歲以上黨員占到47.1%,35歲以下年輕黨員占到23.1%,平均每年流入的60歲以上黨員有400多名,新發展和流入的35歲以下年輕黨員只有200多名,老齡化現象愈發嚴重。二是“啞鈴式”分布結構。黨員主要分布在兩個“區”,即街道社區和園區街區(非公企業),分別占到黨員總數將近6成和3成。三是“紡錘型”學歷結構。得益于三產占比高(超過99%)、資源稟賦好等優勢,全區黨員綜合素質較高,大專以上學歷的占到6成多,研究生以上的占到近1成。四是“高換手率式”流動結構。年均流入黨員約1500名、流出黨員約1000名,一進一出占到黨員總數近1成,“高換手率”為黨員隊伍,特別是非公企業黨員隊伍帶來活力的同時,也帶來穩定性不夠、融合度不夠等隱患。

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形勢,帶來黨員隊伍的新變化,傳統的大水漫灌式、低效重復式的黨員教育模式難以適應新變化、新要求,黨員教育培訓工作越來越淡化、弱化、邊緣化,不能及時跟上時代發展、未能充分滿足黨員需求,主要體現在三組關系上。一是工作布置上的“量和質”,即自上而下工作布置的“量”和自下而上完成工作的“質”之間的錯位。上級在布置工作時一般都強調“全覆蓋、高質量”,但限于工作精力有限,本級只能牽頭組織幾期高質量的示范班,其他大量的培訓任務只能往下分攤,最后會出現“任務層層分解、標準層層降低”的情況,絕大多數黨員實際上沒能接受良好的教育培訓。比如今年,按照上級要求,對全體黨員進行輪訓,區級調訓了40名,各工委調訓千余名,合起來不到全區黨員的5%,任務的“大頭”落到了支部,“有沒有培訓”、“質量如何”就難以得到保證。二是師資力量上的“供和需”,即優質資源的“倒金字塔”結構與黨員群眾實際需求之間的錯位。教育培訓的關鍵資源是師資,目前來看,既懂理論、又曉民情,還會說群眾語言的老師較少,這些人主要在中央及省市層面,真正下到基層、與基層黨員群眾面對面授課交流的不多,優質資源落地還不夠。比如去年,全省啟動“黨課名師”工程,利用2—3年,省里培育500名“省級黨課名師”,南京市培育100名“市級黨課名師”,我區擬培育40名“區級黨課名師”。在摸排區級培養對象時我們發現,一些“大牛”和“網紅”要不已入選省市平臺,要不就看不上區級平臺,另外,省市黨課名師到基層給普通黨員巡講不多,基層黨組織直接預約省市黨課名師授課的通道尚未建立,“供”和“需”上還有很多環節需要打通。三是相關部門的“分和統”,即黨員教育培訓工作相關單位的分工任務明細、但統一協調不夠。比如,在師資隊伍上,組織部有“黨課名師”,宣傳部有“草根名嘴”,黨校有“名師工程”;在培訓任務上,組織部有輪訓,宣傳部有“冬訓”,很多工作“疊床架屋”,基層在具體實施時大多合并“同類項”,但是上級部門有時依舊各行其是,既耗費了精力,又降低了效果。

破解之道:高質量發展需要高起點謀劃高效率推進

談起“高質量”,筆者認為至少包含四層意思,一是基礎扎實,就是說底子要厚實,就像高樓大廈,地基要打得很深,不能“外強中干”。二是方向正確,就是說出發點要經得起歷史考驗,否則“差之毫厘、失之千里”。三是步子穩當,就是說要踩準工作節奏,不能貪功冒進,“一口吃不成胖子”。四是回應需求,就是說高質量要帶來高效益,不能回應時代所需的高質量,就不能被稱為真正高質量。

對照“高質量”四條標準,我們在推動黨員教育培訓高質量發展時,要堅持問題導向,從教育培訓的工作主體、工作對象、工作方式和工作成效入手,著力破解四方面問題,謀劃推進黨員教育培訓工作向更高水平發展。

一、破解有組織、但力度不夠的問題。這主要說的是教育培訓組織者,也就是廣大基層黨組織。黨員教育培訓是否有效,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我們組織是否有力。實際工作中,有的黨組織“機械式”開展工作,上級布置什么就學什么,下發什么就念什么,成了“傳聲筒”;有的黨組織搞“變通式”應付,重形式、輕內容,重業務培訓、輕黨性教育,教育培訓會開成了工作部署會;還有的黨組織“任性式”完成任務,教育培訓的密度不夠、連貫性不強,影響了工作的政治性、嚴肅性。在提升教育培訓組織程度方面,我們要從四方面入手。一是剛性化筑底。將黨員教育工作作為一項“硬指標”,納入黨委(黨組)書記述職評議和新時代黨的建設工作考核,完善黨組織固定學習日、遠教開放日等基本學習制度,健全黨員教育培訓檔案,黨員、基層黨組織書記和班子成員集中學習不少于規定學時。二是制度化保障。建立黨組織“堡壘指數”和黨員“先鋒指數”百分制評價管理體系,細化、量化教育培訓工作,將考核結果作為黨組織評優評先、民主評議黨員的重要依據。三是專業化服務。借助全省實施“黨課名師”工程契機,遴選一支本級“直營”黨員名師隊伍,邀請黨校老師,中小學、社會組織和社區書記代表,以及高校院所、文博場館等專家學者助陣,基層黨組織可根據需要預約相關名師,有力提升授課質量。四是信息化督查。開發專門APP,并為每名黨員配發專屬二維碼和黨員活動證,黨員參加教育培訓時,支部書記掃碼登記,并圖文形式記錄教育培訓現場。開展督查時不再需要借助臺賬等紙質資料,拿出手機、調出程序就能隨時查看全區每個支部、每名黨員學習情況,對于黨員教育培訓工作不及時、不規范、參學率低的黨組織直接點對點發送整改提醒,大大提升督查效率。

二、破解有教育、但分類不夠的問題。這主要說的是教育培訓對象。俗話說,一把鑰匙開一把鎖,教育培訓亦是如此。但在實際操作中,有些培訓成了“萬能鑰匙”。比如前些年,大呼隆式的培訓比較多,不論受訓對象來自機關部門、街道社區還是“兩新”組織,全都“一鍋煮”,看似熱熱鬧鬧,實則“剃頭挑子一頭熱”;模式化的培訓比較多,“照著一張方子開藥”,理論與實踐、學習與應用脫節,重復培訓的情況時有發生,黨員對教育培訓產生了“抗體”,對胃口的就稍微聽一聽,不對胃口的就低頭刷手機,收效甚微。這幾年,從中央到地方,“一鍋亂燉”的少了,分級分類的多了,比如中組部去年直接抓了街道社區黨組織書記、社會組織黨組織書記等9個示范班,省里這兩年重點抓兩新組織黨組織書記培訓,市里舉辦了黨員骨干示范培訓班,受訓的黨員紛紛表示“針對性很強,非常受用”,這說明培訓真正“踩”到點子上了。在分類施教方面,把精力主要放在三支隊伍上,一是黨員領導干部。圍繞高素質專業化干部隊伍建設要求,一手抓理想信念教育,一手抓專業能力培訓,以區管干部黨性教育全覆蓋為重點,持續開展“旗幟鮮明講政治”集中輪訓和井岡山、延安專題培訓,在各類領導干部培訓班中設置政治能力培訓課程;按照“干什么學什么,缺什么訓什么”的原則,組織赴上海、深圳、杭州等地開闊眼界、對標找差,提升干部干事創業能力和水平。二是黨組織書記。組織社區書記和“兩新”組織書記赴上海、杭州、武漢、蘇州等地專題培訓,定期開展書記論壇,邀請外區“明星書記”相互PK、互學互鑒,提振社區書記隊伍的精氣神。三是黨員骨干。直接面向黨員個體開展調訓,遴選青年黨員、技術骨干、業務能手、模范人物參加市、區黨員骨干示范培訓班。除此之外,還要聚焦專項業務能力,舉辦遠教站點管理員、網宣員等專題班,通過多層次、立體式輔導,幫助補足短板,提升服務水平。

三、破解有創新、但路數不對的問題。這主要說的是教育培訓方式。談到創新方式,“觸網”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。隨著工作的不斷推進,我們發現,過于倚重互聯網手段,反而舍本逐末、得不償失。比如,有的基層黨組織將教育培訓全都搬到網上,在公眾號上發布通知、在微信群里開展討論;有的僅簡單地提供資料下載,而不過問學習效果;有的基層黨組織為了“觸網”而“建網”,黨員不關注、不愛用,最后“吃力不討好”。在推進互聯網+教育培訓上,應始終把握兩個基本原則。一個是擁抱互聯網卻不依賴互聯網。2014年上半年,玄武開通了集黨建在線服務、區域生活服務、主流價值傳播、線下活動策劃等內容為一體的小紅梅微信公眾號,與其他公眾號不同的是,“小紅梅”不僅是單純的線上知識學習和信息傳播工具,還有著強大的線下“互動”和“服務”功能,包括M34體驗站、各社區“小紅梅”服務站、近千平方米戶外屏幕傳播載體、各類社會組織和活動空間。通過線上預約、線下使用,線下活動、線上展示等方式,相互引流、相互促進,真正將“小紅梅”O2O黨建平臺打造成為黨員群眾的信仰生活空間,逐步成為梅園地區的“網紅課堂”。我們可以借鑒“小紅梅”相關做法,在利用互聯網開展黨員教育培訓同時,不能被網絡“綁架”,要時刻保持“脫離”和“獨立”的能力。另一個是深耕細作線下陣地。一百次“鍵對鍵”不如一次“面對面”。要持續推進教育培訓實體陣地打造,直接指導基層社區升級改造黨群服務中心,在寸金寸土的商圈市場、園區街區打造黨建陣地,及時推出紅領思想家、樂活匯等品牌項目,常態化舉辦紅色電影展播、“微黨課”等活動,吸引散落、沉默的黨員走出來、聚起來,在現實生活中亮身份、做表率 。

四、破解有參與、但收獲不夠的問題。這主要說的是教育培訓成效。黨員教育培訓工作好不好,黨員最有評價權。但實際上,少數黨員把參加教育培訓當作任務,缺乏“我要學”的自覺,即使參加培訓也是身在心不在;少數黨員認為信息渠道暢通了,通過電視、網絡、手機等媒介就能開展學習,沒必要再專門安排教育培訓了;甚至有的黨組織必須要靠賺取積分、發放“禮品”等“小甜頭”吸引黨員來參與,這說明教育培訓沒有真正走進黨員的心中。反觀有些教堂,每到周末就有教徒自發地去參加聚會、做禮拜,遇到圣誕節等節日,更是座無虛席。通過反思,我們認為,教育培訓不應淪為強制性任務,要讓黨員自發地走進來、聽下去,感有所悟、學有所獲。一要凸顯儀式感。黨員教育培訓不同于一般培訓,自帶政黨屬性“光環”,一般來說,在紅色教育基地、黨校等儀式感較強的陣地開展黨員教育培訓,效果普遍比一般會議室更好,為此,我們要著力打造黨員教育實境課堂,通過鮮明的黨建元素提升空間的儀式感,讓黨員身處其中就油然而生榮譽感、責任感。二要縮短距離感。黨員教育培訓與其他條口培訓相比更為嚴謹嚴肅,課程安排更為緊湊、培訓紀律更為嚴格,有時會導致團隊的融合度不夠,相互之間“冷冰冰”。在黨員教育培訓中,可以考慮引入“破冰”環節,通過素質拓展等活動,引導學員相互配合、充分交流,活躍課堂氣氛,提升授課成效。三要提升獲得感。真正好的培訓是“解渴管用”的培訓。要適時開展黨員教育培訓意見征求,年初匯總并發布“送課到基層”服務十項清單,基層黨組織和黨員按需“下單”,區委組織部和各工委“接單”,真正提高培訓的精準度、提升黨員的獲得感。


版權所有:中國共產黨南京市委員會組織部 蘇ICP備09086737號

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